LWN 的20年

这是一份LWN,一份著名的以高质量Linux技术为内容的周刊,需要订阅才能阅读最新内容。在其成立20周年之际所发表的一篇感谢文章。开源之道以第三方的口吻将其翻译过来,或许能够给一些开源的活动者们些许灵感。

开源之道引言

从“得到”、“极客时间”等APP 的流行,也就是说明知识付费时代的来临。但是,就是这样一个订报纸的模式,在开源界是最颇为能接受的和被大众理解的。红帽的Linux操作系统订阅模式,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显得后劲十足。殊不知,在专门撰写Linux深度好文,还有一个在线媒体,也是订阅模式。它就是 Linux Weekly News,即Linux周刊。本土的大众还不能适应这样的模式,不过他们终究会被爆炸的讯息所淹没,再返回头来,已经迷失。

LWN 这20年

让时间倒退到1997年的年中,作为编辑的 Jonathan Corbet 和 Liz Coolbaugh 针对如何通过优雅的、稳定的、可靠的工作来应对不确定的、贫困的、没日没夜的日子进行了“扩日持久”的讨论。事实上,他们也只是想想罢了。恰好这时,红帽发起了“支持合作伙伴”计划,于是我们决定加入,一切并不会马上就能发生,于是在等待红帽的一段间歇期,我们做了一个非正式的项目:每周通讯——不会很大,但是是非常专业的,像正式的出版物一样—— 而且还一定是创立在社区的基础之上的。结果谁也没有预料到,到今天,就是这样一个非正式的项目,我们整整运营了20年,这是让所有人都很惊奇的伟大成绩。

在经历了一段思考究竟要做什么样的内容之后,在1998年的1月22日, Jonathan Corbet 和 Liz Coolbaugh 发布了LWN的第一期,第一期包含了如下一下内容:

  • 关于 devfs 的争议,
  • ext2文件系统的2GB文件大小限制
  • 在 Alpha 主机上使用 Linux 来渲染电影“泰坦尼克号”中的场景
  • 红帽终于聘请了一名全职的质量保证人员,并推出了红帽高级开发实验室
  • 等等

然而,期刊发布以后,没有得到任何的回馈,当时我们就在想了,没关系,因为我们并没有做任何的宣传工作。接下来,在稍后的29号发布了第二期,并没有像第一期那样默默无闻,而是充分显示了 LWN 一直以来的高水平营销技巧,首先在linux公告邮件列表中发了一封备忘录,当时并没有对于正在做的事情做过多的解释,而且留了一个几乎无人可以拼写出来的 URL,然而,就是这样,访问的人却多了起来,这也就意味着 LWN 这么做是正确的,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方式。在第二期中,报告了devfs的争议,并且正确地预言,在2.2版本发布之前,大内核锁可能不会完全从内核中删除。看吧,编辑的预测也并不总是错的:-)

在第二期中,其实有一条新闻帮助LWN的流量飙升,即:Netscape决定开放其“Communicator”网页浏览器。这一事件所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开源被全世界所关注,尽管“开源”这一词汇才刚刚发明没有几天,当然,开源软件最受关注的还是操作系统:Linux,LWN 是受惠于这次狂潮的,毫无疑问,LWN 正好赶上了这个浪潮,并且成为了Linux社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LWN 见证了一系列开源和Linux从未想过的重大事件。Linux 随着互联网泡沫的胀大而崛起,一家叫做VA linux 系统的公司进行了IPO,是这个泡沫所能鼓吹的最大限度,后来大家都知道,泡沫终究还是破了,公司纷纷倒闭,但是Linux技术却依旧屹立不倒,甚至比以往更加的强大。SCO 集团尝试盗窃Linux社区的工作果实,想间接的把Linux变为他的私有赚钱机器;社区的人们奋力抗争,SCO 最终并没有得逞,而在此过程中,更是让Linux有了一次升华,从此让Linux成为了拥有这个世界最干净的代码的内核项目。一些商业公司从这个爱好者们的玩物中发现了商机,重金开始涌入,这大大的加快了Linux本身在各个层面的发展。Linux 社区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不得不从社区从几十人到数千人的快速发展中迅速的学习。甚至是来自安全方面的威胁,Linux 社区最初仅仅是受到哪些脚本小子们不疼不痒的骚扰而已,后来发展到了和垃圾邮件制造者、有组织犯罪、甚至是拥有大量资源的国家的抗争。Google秘密的买下了一个名为 Android (基于Linux内核)的手机操作系统厂商,后来用它几乎主宰了整个手机市场。这一点要感谢 Google,否则,移动设备的普及恐怕还要等上好几十年。Linux 日渐强大,成为了整个互联网经济的基石,其中一些最大的贡献者(厂商)本身并不做发行版这样的事情,但是,他们会在内部使用自己定制过的Linux版本,也会帮助Linux,使之更加的完善。

等等,需要几本书来述说我们的故事,就这样,LWN 经历了数年,并一直发展的颇为顺利。LWN 立足于自由软件的世界,慢慢的改变世界,当然所取得的成绩远远超过了当时的预期。

通过多年的运营,即在线的互联网社区,LWN 从中学习了很多。LWN 在互联网泡沫膨胀的时候是获利的,但是泡沫结束的时候,几乎收不到任何的钱了,广告业务一落千丈,在2002年的某一天(那真是糟糕的一天),LWN宣布要关闭,实在经营不下去了。但是,大量的读者并不希望我们这么做,他们以实际的行动帮助了LWN的复活,LWN的读者们捐助这一行动,让其运营者灵光乍现,何不使用订阅模式了呢?既可以满足大量读者的获得Linux资源的渴求,又能有稳定的商业来源经而经营下去。于是,开始改造网站,经过几个月的开发,LWN 使用了订阅模式,并一直经营到现在,拥有大量的死忠粉!

LWN 的模式是独一无二的,但是非常的有效。依靠订阅模式,LWN将自己的利益与读者的收获牢牢地结合在一起。在较短的时间内保持付费门槛的内容似乎足以激励订阅,同时允许LWN的内容迅速成为社区记录的一部分(虽然似乎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个内容在订阅期结束后变成CC-BY-SA许可)。由 LWN 读者所建议的“订阅者链接”机制已经成为最强大的营销工具之一。总而言之,虽然 LWN 这样的模式并不能让其工作的每一个变得富有,但是为LWN工作是可以让你生活无忧的。而这一点就是让LWN达到了人们从未想过的经历——经营了整整20年。

当然一路走来,LWN的工作人员也是变来变去,二位创始人,依旧奋斗在LWN的一线,当然还有Rebecca Sobol,LWN 仍然希望聘请更多的志同道合者,如果您想成为LWN作家/编辑团队的一员,请联系他们。同时要感谢Elizabeth Coolbaugh,Forrest Cook,Dennis Tenney,Dave Whitinger,Michael Hammel,Michael Kerrisk 和 Nathan Willis多年来一直是LWN的一员。

LWN 的编辑们也有幸前往世界各地去参加开源活动,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遇到了许多的LWN读者,并且和社区的许多人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这个社区拥有一群很棒的人,成为它的一部分是一种荣幸和快乐。在这个过程中,LWN希望能够通过努力让这个社区的人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帮助它成为一个真正的社区。自由软件社区的工作远未完成,还需要大家不懈的努力。LWN感谢所有过去20年对其工作的支持和肯定!LWN将继续向前迈进!为未来加油、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