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原生的旭日东升 —— CNCF 2018年度报告解读

解读一份数据报告,要有横纵向的对比,历史数据、同行内的报告等等,看出点端倪,从自己的视角出发,挖掘出想要的才是阅读一份报告的真谛,CNCF 刚刚发布的年度报告,你是什么视角?想要从这份报告中佐证自己的所想?还是看出不利的征兆?看看开源之道怎么看。

引言

阅读非盈利基金会的年度报告有的时候是一种享受,如 Apache 2018年度报告 (PDF) ,你想知道的全部都在,甚至会引导你进一步的探索。但是有的时候,却是一种折磨,如OpenStack 2018年度报告,就是那种蹩脚的售前做的PPT一般,让人味同爵蜡。可是还有一种是位于两者之间,既遮遮掩掩,又欲说还羞,让你不得不去进一步的进行解读。于是有了这篇文章。

当然,著名的云原生布道师宋净超也做了为题:CNCF年度报告解读(2018年),解读的非常不错,推荐大家阅读,我这边尽可能的读点和Jimmy不一样的视角。

阅读非盈利基金会报告需要的基础知识

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说,非盈利性的、中立的开源软件基金会所生产的开源软件项目,将会是现在和未来的软件主流生产方式!这个无论是从公共产品的角度,还是商业联盟的角度,乃至天然的人类协作方式,都讲的过去。请允许我在这里再一次引用 Nathen Harvey 在 Information Week 中的文章中指出了三个问题:

“项目应该由商业的赞助商驱动还是外围的贡献者驱动?商业利益是否应该凌驾于社区的意愿之上?该如何以及在哪里为商业实体和开源社区之间划上一个明确的界线?”

这三个问题确实是异常的尖锐,回答起来就显得非常的关键,但通过基金会的模式,开放的治理可以解决大多数的问题。

开源项目/社区、非盈利基金会和商业公司之间的关系

有人说一图胜千言,以下这张图来自 Siobhán 的研究:《Nonprofit Foundations And Their Role In Community-Firm Software Collaboration》论文。

该图完整的说明了开源项目/社区和非盈利基金会以及商业公司之间的关系。也完整的定义了基金会的意义和功能所在,开发者信奉的哲学中,是不希望有过多的金钱和干涉,希望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而这让奉行实用主义、关注利润的商业公司是完全相悖的,而且和竞争对手合作,也需要有所约束。于是基金会在他们二者之间找到了位置。

非盈利基金会的性质

这个由于特殊的环境因素,比较难以理解,因为都是美国的组织,不过我们在阅读这些基金会年度报表的只需要知道一点即可,那就是 501©(6) 和 501©(3)之间的区别。

比如Linux 基金会就是 501©(6) ,而Apache 软件基金会就是 501©(3) 类型的。具体有什么区别,请有心的看官查阅相关资料。但是在年度报告体现出来的就是Apache 软件基金会会事无巨细的将财务报告写上,而CNCF就不会有这方面的任何材料。

CNCF 的历史背景

这一点开源之道专门在2018年撰写过一篇文章:CNCF 是如何工作的,请看官在进一步阅读之前,尽量先读一下该文,了解一下CNCF。

CNCF 2018 年度报告

交待完上述内容,我们就看一下CNCF的年度成绩单。

孵化项目 – 基金会存在的核心价值

除了顺利毕业的三个项目:Kubernetes、Prometheus、Envoy,以及一大波选择CNCF孵化的项目,如18年成功进入孵化和沙箱的16个项目:

那么就是下图所示这些项目的更新和发布信息:

随着开源开发成为软件开发方式的主流形式,开源项目的良性发展成为所有人追求的对象,谁都知道开源项目的失败率是非常之高的,先进和设计良好的技术仅仅占据其中因素的部分而已,良好的社区发展也占据不亚于技术本身的分量,所以这是基金会重点关注的对象,尽管所创造的制度并不能够直接干涉项目和社区,但是可以为项目和社区制造一个良性运作的环境,开发者要肆无忌惮地发挥自己的创新的能力,是需要一个能够思考、实践和正负反馈的良性的环境的。这就是核心价值,如果没有被世界所需要,那么一切围绕这个核心的内容将不复存在。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CNCF提供了让人们公开查看项目进展的工具:DevStat,以图形化的方式展示项目的活跃度,举个例子,如果你觉得那个项目被某个商业公司所控制的话,就来这里看看,相对于RedMonk的分析而言,这个是源头。当然这是帮助公司的社区经理、开源办公室等需要数据分析和报告的人们的利器!

发展会员 —— 基金会得以持续运转的财务保障

这就是本文命题的支柱:增长幅度是130%,简直不可思议。(看这个数据,最好是回忆一下2013~2015年的OpenStack基金会扩张速度。)

企业会员是基金会发展的重要经济来源,也是衡量一个基金会在企业心目中重要标尺,Marketing 是一个非常讲究及时回报的行业,当然,这可能和公司具体的战略有关。当绝大多数的Marketing部门关注到了这个基金会的影响力,就会殷勤的掏出钱来帮助基金会。那么CNCF去年的会员发展,则说明了很多IT公司都看到了云原生这个新兴领域,竞争也是异常的激烈的。

Marketing 工作 ———— 维持生态的重要手段

关于这点的内容,我这里就不为大家截图了,也就是说Marketing的数据可以大体上扫描一下,如:

  • 举办了几场大型的技术研讨会?分别在那些个重要的国家?
  • 会议赞助商,尤其是铂金、战略赞助商有几家?
  • 会议的规模有多大?Meetup的活动次数?
  • 文档、博客、认证等评估
  • 社区奖励、最终用户社区、大使计划等

人们有追逐热点的惯性,如果有人招旗呐喊的话,那么就会吸引更多的人来。

为什么特地将中国写进去?

你很难讲清楚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度的很多事情。但是没有人质疑她在近代的落后,以及当今的奋起直追。对于开源的项目而言,中国从来都是能赶个早班,如2000年后的Linux操作系统、2013年左右的 OpenStack 项目,但是故事的结局颇让人耐人寻味。开源给了中国同步世界的机会,但是却整整的错过了两次。第三次来袭,国内的厂家依然生猛,在花钱和贡献项目上位居第三。

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就近几年的发展而言,拥有大量的开发者,据GitHub的数据考证,中国在2018年拥有的开发者数量是全球第二多的,而且都是极为聪明和勤奋的,只要稍加教育,提高认知和获得延迟满足,都是非常高的生产力。

正如 RedMonk 著名分析师 Steve O’Grady 所言 ,企业现在不是说开源了多少,而是要将衡量的内容变为“还有多少闭源的项目”,软件的差异化本来就越来越少,那么本土的企业就面临项目开源,以存活下去。2018年选择CNCF来孵化的项目有三个:Dragonfly、Hoarbor、TiKV,而选择Apache基金会、Linux基金会其它子基金会的也不少。所以遵守CNCF的规则来孵化项目,借机让项目存活下去,也对公司的品牌有一定的贡献度,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情。而CNCF何乐而不为了呢?相信一旦尝到甜头,未来会有更多的项目选择CNCF来孵化。

正如我在前面提到的,当公司的Marketing部门看到了诸如会议、网站点击率、社区讨论等活动量非常大的时候,Marketing 是非常愿意花钱来博得眼球的,而中国从来不缺金主。以去年KubeCon的规模来看,国内对于CNCF的赞助是非常可观的。

~ 开发者的弯道超车,开源社区就像Apache的几位member所言,开源圈到处都是白色皮肤和白头发的白色皮肤的人,看看国内的媒体报道就知道了,李响成为Kubernetes 技术委员会成员,阿里巴巴的公关恨不能披上国家的外衣,像刘翔那样捧上天。~

我在去年的Open Infrastructure China Day上有一个分享,CNCF是新近成立的基金会,学习了很多前面的软件基金会,即如何在项目社区和商业之间取得平衡,显然CNCF是懂得其中厉害关系的。对于国内理解开源较少的公司而言,或者说懂开源的人在公司占据较少话语权的公司而言,造声势是必须的,否则将很难说服这些公司加入这一生态。

无论怎么样,CNCF 这样的国际非盈利基金会开始关注中国的公司和开发者,也非常重视中国这块市场,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对于中国而言都是好事,至少是机会均等!

开源之道观点:反而担心CNCF被国内的公司所制擎,至少我看到 Flink 项目就是破坏 Apache 规则的撕破口,而OpenStack不用说,已经被撕裂,CNCF 确实在具体的项目上没有被公司所干涉,但是只要是规则就有漏洞,而国人从来就不乏漏洞的投机者。拭目以待吧,要么CNCF把这些企业带上了正常的轨道,要么是CNCF被污染。而我希望是前者。祝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