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之道一周精选(2017 5 28)

开源创新:付出什么、收获什么;开源软件如何驱动汽车创新;为什么说公有云的研发会让自己更加锁定用户,而不是更开放;后开源时代该如何理解;在开源社区如何避免技术债务;红帽收购开发者workspace供应商Codenvy;对于现在的天文学家来说,需要学习编程,否则就会毫无建树;Sheryl Chamberlain 加入 Linux 基金会

声明:本站言论,仅代表我自己,不管任何其它!


文章点评

开源创新:付出什么、收获什么

原文链接:Open Source Innovation: What’s In and What’s Out

适兕点评:

开源软件的成功,绝不会止步于软件领域。它正在渗透到其它的各种领域。比如农业。

本文通过伟大的富兰克林来说明这个趋势。虽然我是一名开源的信徒,但是并不表示我对本土的文化有着信心。这是一个巨大的混蛋体,多重价值观累计。我并不指望能产生什么。

但是,总归是一件好事。

开源软件如何驱动汽车创新

原文链接:How open source software will drive the future of auto innovations

适兕点评:

开源和创新二者之间的联系,不知从何时有人提出来的,或许是两年前,Docker的出现,让实用主义者们看到了这一点。

但是,这个世界真的就是实用主义者的世界了吗?到目前为止,事实证明确实是实用主义者胜利了。

汽车工业正在经历革命性的转变,软件成为其行业越来越重要的一环!开源可以满足节省成本、快速上市的需求。可是创新了呢?

为什么说公有云的研发会让自己更加锁定用户,而不是更开放

原文链接:Why public cloud R&D is making lock-in worse, not better

适兕点评:

是的,开源正在被前所未有的利用!AWS、Azure、Google, 开源的技术是标准,他们通过商业的交付来兜售计算、网络、存储资源。这才是精髓之所在。

正如这三家云计算的巨头所做的那样:“提供全部的开源技术栈,对开发者尽可能友好!”

谁能看清楚这些?开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人,终究是要被利用的,只要你有欲望,有所求,尤其是金钱、政治上的。开源的人群,似乎以自己胜利而沾沾自喜,以成为主流而自豪。

人类的历史,一向如此!

后开源时代该如何理解

原文链接:Is There Life After Open Source?

适兕点评:

这是一位洞见者的文章,绝佳,思路非常的清晰。我这里不想说什么,引用两段:

Open source isn’t “sold,” it’s not “your product,” and it’s based in part on not creating silos.

nobody is going to adopt anything, including open source, if they can’t be sure it will meet their business requirements or they can’t understand how to make it work. A shift to an open-source model with community support has to somehow address that reality. If it does, we could see a true open-source revolution. If not, we may end up reinventing “products” and “vendors.”

可以下一个正常的结论:所有的国内的OpenStack厂商都得死!

在开源社区如何避免技术债务

原文链接:How to avoid technical debt in open source communities

适兕点评:

有人是这么说的:“The best place for people to contribute to open source is not in their free time, but in their work time.” 是的,按照分析的数据结果来看,这是对的。如果不是IBM、Intel、RedHat的参与,Linux项目有一多半是不存在的。

但是,公司是个需要盈利的组织,如何才能够平衡好这件事了呢?那就是到上游社区去做创新!

听起来颇矛盾?讲不通? 请关注我的译作和开源之道文章。

红帽收购开发者workspace供应商Codenvy

原文链接:Red Hat to acquire developer workspaces provider Codenvy

适兕点评:

红帽的收购策略,败笔与胜利基本持平。收购商业公司-》驯化-》开源,这样的流程毕竟是需要时间和磨合的。开源的方法论和文化集合,然后植入到已有公司和文化的地方,水土不服者比比皆是。目前可以观察的公司有Mirantis 收购的TCPCloud、红帽收购的这家Codenvy,

意图很明确:完善它的新平台 openshift.io 的新生态。

对于现在的天文学家来说,需要学习编程,否则就会毫无建树

原文链接:FOR MODERN ASTRONOMERS, IT’S LEARN TO CODE OR GET LEFT BEHIND

适兕点评:

开放式创新的证据之一:天文学家面对日渐庞大的数据,需要学习机器学习和数据分析。就需要学习一些编程的技巧。或者说掌握编程。虽然编程本身正在变得想语言之类的基础学科。

Python ,Linux ,Hadoop,正在成为这个世界的基础。

Sheryl Chamberlain 加入 Linux 基金会

原文链接:Sheryl Chamberlain Joins Linux Foundation as Chief of Staff

适兕点评:

我没有搞清楚这样一个职位是干什么的:“She will be responsible for overseeing operational activities for The Linux Foundation and will be the point of contact between executive management and stakeholders in its numerous influential open source projects.”

但是可以想到的是,Linux基金会的项目正在变得日益庞大起来。横向的沟通正在变得困难,重复性的工作正在变多。效率正在变得巨差无比。还有一个原因:商业的内容过多。需要平衡很多事情。

像技术的发展一样,组织和方法论的发展也只有在引入新问题之后,解决它,才能进一步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