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开发人员对开源青睐有加? ————从匠人的“留名”自我意识说起

在拜金主义盛行的当下,很多人无法理解开源的成功,甚至有很多利用开源项目的公司,也无法理解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点:开发人员本身的关怀。以作坊式的秘方文化为圭臬,不仅毁了员工本身,自家的路也是越走越窄。本文尝试从开发人员本身的角度,从人类学的角度来探讨一下,为何人们愿意加入开源大潮。

引子

这是一个默认开源的时代,GitHub成为”好基友”网约的圣地即为明证,遍地开花的开源项目早已说明此已成为主流。那么这就引入了一个问题,开发人员为何倾向于开源?为什么开源会成为主流,为什么那么多的开发人员愿意加入这支庞大的队伍。Ben Balter曾经在6种使用、发布、参与、支持开源软件的动机论述过各种动机。本文则试图从开发人员的自我意识,即“留名”的角度来尝试探索一下。

何为匠人?

具体来说,只要拥有为了把事情做好而把事情做好的愿望,我们每个人都是匠人。 – 理查德.桑内特

匠人,有着悠久的历史,从荷马史诗中咏叹的赫菲斯托斯,中国古代的鲁班等都是有记载的匠人。随着社会的分工,科技的发展,匠人其实已经超越职业这样一个范畴,匠人更加的赋予了诸如“用心”、“专注“、“优雅”、“耐心”等词汇来形容。总而言之是要把事情做好的那些人,可以是为人父母对待孩子的精心培养、可以是从事音乐事业的创作、也可以是一名挑战技术极限的武术家、也可以是为信息处理写出优雅代码的程序员……

著名社会学家查尔斯.赖特.米尔斯曾说到:“把自己当作匠人的劳动者专注于工作本身;从工作中得到的满足感本身成为一种回报;在劳动者的头脑里,日常劳动的各个细节都与最终的产品相关;在工作的时候,这位劳动者能够控制自己的行动;技能在工程过程中得到提高;他们在工作中可以自由的实验各种方法;到最后,匠艺劳动中的内在满足感、连贯性和实验性将会变成衡量家庭、共同体和政治的标准。”

米尔斯的话确实是太过理想化了,但是我们不应该因此而拒绝它,而是应该追问。以Linux的开发者们为例,这些匠人们最初是被充满了质疑中走出来的,因为大家对此都充满了乌托邦式的忧虑。然而,从来就没有人鄙视过这样一个群体,而是视为异乎寻常的、边缘化的共同体。

Linux 的成功就是匠人的成功

Linux系统是一门公共的匠艺,Linux程序的内核是对所有人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采用和修改它;许多人奉献了大量的时间去完善它。再去近距离的观察它,你甚至为发现它的非人格性。例如,在Linux的IRC里,你无法推断aristotle@mit.edu是男是女;重要的是aristotle@mit.edu对讨论有所贡献。邮件列表中会经常看到“你JB吃你自己的JB”,“这个问题太TM的乱了”,就现在的职业伦理来说,这对于在一家企业工作中是完全不可思议的事情。

然而,就是这个过去不被人们看好的操作系统,成为了现在互联网、云计算的基石。Linux现在几乎无处不在,从智能移动设备,到科学实验室,从物联网到大数据,无一没有Linux的身影。用成功二字来描述绝不为过,它体现的经济价值、社会价值,是毋庸置疑的。

而它的整个开发过程,正如雷蒙德在著名的文章《大教堂与集市》中所描述的,是完全“集市”的形式所创造出来的,来自全球各地的优秀工程师们,一个模块一个模块的逐渐开发出来的系统。

所以,毋宁说今天Linux的如日中天,灿烂夺目,是因为其背后的那些撰写代码、测试验证、框架设计等为了一个优秀的功能而努力工作的匠人们的成功。

匠人的留名史

制造者在物品上留下他或她个人的痕迹。在匠艺的历史中,这些制造者的标识不是墙上的涂鸦,通常是没有政治意味的,只是无名的劳动者镌刻在惰性材料上的个人宣言,表明“这件东西是我做的”,或者“我在这里,在这件作品里”,这其实等同于说“我存在”。 在《匠人》一书中,桑内特如是说。

留名其实对于国人来说并不陌生,连几岁幼童,刚会写自己的名字,就会在人们常去的地方,名胜古迹、旅游胜地,写上“xxx到此一游”的语句。文人墨客则是以咏诗作对来显摆自己,将“名垂青史”奉为圭臬,以著书立说为安身立命之根本。然而,手艺人、匠人在中国的古代地位是颇低的,但是多少也会首主流的影响,尤其是那些流传民间的故事,所谓的“流芳万世”,于是,这些心灵手巧的匠人们,会利用各种机会,将自己的名字,或作坊留在隐密处。比如宫廷的壶、瓷器、玉器等,就会留下内壁等难以发现的地方留下自己的印记。

根据弗朗西斯.福山在《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一书中所论述的,人的天性就是希望获得承认。这也是人类之所以能够进步的根本动力之一。而技术的发展史,毋宁说是一部奴隶的进化史,而以技术取胜的,往往也是希望能够被历史所铭记。那么在人类的历史上,匠人利用各种机会留名的事例不胜枚举。

开源项目是最好的自我意识展现地

匠人们唤起物质意识其中的一种,就是将自己——全世界唯一的标识,印刻到作品中。而伴随着全球互联网的崛起,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作为一流的程序员(现代的最具代表性的匠人),为了某种程度上,会渴望得到业内人士的认可,认可自己非常满意的成果。那么代码的每次提交,补丁的每次合并,赢得地球另外一个角落的人的赞赏,这就是开源所带给他们的空间和机会,没有比这个更能够让这样一个亚文化的群体吸引到人们的注意。

在这个行业之外的人们,在浏览网页时、即时聊天、在线游戏、各种app应用….是不会注意到后面的服务器究竟承载了多少技术人员的心血和结晶,更不在乎是否开源。然而,却是开源承载了几乎所有的这一切。Linux、Android、Hadoop、Docker……无数的开源项目,无数个匠人打造了这一切。

只有开源才能让这些优秀的人们被世人所铭记和认可:“我存在!” 不是宅男就被世人遗忘!

你们使用的每一个应用,都可能在执行着他们的代码!比如Linux。

结语

人有其内在的需求,希望获得他人的认可。然而,人生在世非常的短暂,个人的渺小感常常被宏大的历史给淹没。留下点痕迹,至少我存在,或存在过。这恐怕是每个人内在最深处的想法,可能有些人意识到了,也可能有些人没有意识到。生在互联网时代的程序员、开发者们,不自然的会带着这样一个人类的共性。开源,无疑是他们能够发挥才华的空间。而不是将自己隐秘于某个商业公司中充满尘埃的磁带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