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文化

为什么基于成功的开源项目的商业产品会失败?

这是我过去几年职业生涯中,一直在呼吁老板的命题,现在仍然是,只不过现在的角色换为一个没有厉害关系的第三方。但是一直没能系统的总结出理论去说服,虽然能够证明我的观点是正确的,时间也无须太长,2-3年就可以。就在前不久的一个失眠之夜,盘算着在社区分享点什么,于是突然之间就将题目中的几条给很清晰的出现在了脑海。那么我就以演讲的节奏将它们迅速的记了下来。但是,要给社区做演讲,那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有机会参加一次OSCON大会,大约在国内是没什么机会了,除非开放云精选有势力了组织关于文化的活动。这样过去差不多有一周多了,每每想起来,就忍不住的去想,所以干脆就写篇blog,将那些想法诉诸于文字。

开源的成功理应是什么样子?

或许你会想到现有的开源项目如Linux、Android、OpenStack之类的,但是具体让你描述的话,可以衡量的事项,你是否能够准确的形容出来呢?或者这篇文章能带给你些许灵感。

开放的 Apache 究竟有多开放?

治理真的那么重要吗?为什么开源20多年了,本土没有相应的基金会存在?商业性质浓厚的Linux基金会和OpenStack基金会以搞会议的形式搞得国人“高潮”不断,而默默的Apache基金会,以提倡独立的个人文化能否落地生根是个大问题。

开放源代码定义之历史篇

让我们试着回到1998年2月之前,即”开源“这个词汇出现之前,它有着怎样的“前世”,也说明下没有任何事情是凭空产生的。

开源20岁了,是该庆祝一下了

能够活在开源的时代毫无疑问是幸运的,开源已经20岁了,开源成就了许多人,也是我们现在数字时代的中流砥柱。它的存在和发展意义值得你我去深思和挖掘。

Linux内核开发者是如何协作的——用实际数据说话

作为开源项目中,最为成功也是最为庞大的Linux内核,如此多的开发者究竟是如何组织的?即使是自发,也超出了多数人的想象力。是的,Linux不仅仅是作为软件工程值得人们去研究,它本身就是人类协作的奇迹。本文是在读美女博士Dawn Foster亲历Linux内核开发,所研究和总结的内容。将会是她的博士论文。值得你了解。

开源软件项目的“上游优先”解惑

有数不清的开源软件项目正在变得强大,强大到任何独立的公司都难以承担的地位,如Linux、Hadoop生态等,无论从公司赢利的角度,还是个人成长的视野,以上游为优先参与和贡献都是上上策,可以增加成功的几率。

Linux 内核开发报告2017版

正如文中所说,Linux 内核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都是值得研究的对象,社会、人文、协作、工程、管理、技术本身等等。如此看来,这是人类非常了不起的创造!值得上帝为之惊叹!令所人赞扬、尊敬的工程。

归零心态,参与开源

无论你做什么都要付出很多的努力,方可能有所成,开源也一样,开源甚至要求更高,不仅是过硬的技术能力,还要有强大的内心、决心,并能够和人们友好的相处。

在你的项目开源之前应该确认的几件事

最近总是看到很多项目开源的信息,但是仔细一读,发觉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比如XX开源深度学习框架、XX开源手机客户端数据库等等。仅仅是在GitHub开放了代码而已。其它似乎什么都没有做。作为内行的你来说,是否有点痛心疾首?开源真的就没有方法论可言了?

大多数成功的开源项目都是用钱砸出来的,你信吗?

布道开源多年,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你让我的软件开源了,我该如何赚钱?或者是你让我贡献给上游,我没有那么多余的钱啊,我有心无力。直觉看起来,开源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般和金钱对立。其实,绝大多数人都错了,这是违反直觉的。开源的代码确实是工程的重要部分,但是它没法交易。但是又必须投入,产出往往更高,相比于闭门造车,更能节省成本。

东方文化与技术社区

这是一片有着悠久历史的土地,文化积淀非常的丰厚。但是近代遭遇了发展瓶颈,面对科学的迅猛发展,200 年以来一直处于落后、尴尬境地。著名的科学史著作者李约瑟提出的问题:“为什么近代科学没有在中国发生?”,其实同样开源社区在本土发展也是异常之式微,当然项目也就更是凤毛麟角了。甚至是本地的用户组也几乎都是赶时髦?这中间的原因是什么?笔者试图从文化、氛围、环境、个人等因素来寻找原因,并尝试找到对应的办法。 秘方文化、小国寡民、科学的曲解...... 等文化现象,似乎奠定了与开源、社群无关,该如何应对?

内部开源系列之二 —— 经典案例

距离上次InnerSource介绍篇已经过去了5个多月了,InnerSource 依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大多数人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可能和本土不重视科学本身有关,更多的关注的是某个项目本身,这本是舍本逐末的事情。赛先生何时再来?

为何开发人员对开源青睐有加? ————从匠人的“留名”自我意识说起

在拜金主义盛行的当下,很多人无法理解开源的成功,甚至有很多利用开源项目的公司,也无法理解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点:开发人员本身的关怀。以作坊式的秘方文化为圭臬,不仅毁了员工本身,自家的路也是越走越窄。本文尝试从开发人员本身的角度,从人类学的角度来探讨一下,为何人们愿意加入开源大潮。

社区胜过代码:如何建设一个成功的软件项目(视频推荐)

在《The Art of Community》一书中,Jono Bacon详细的讨论了关于社区的一切,从经济学原理、人性、社会学基础、到激励、奖励、形式、约束,总而言之,是希望人们能够参与到开源的项目当中,代码与社区,一样都不可或缺。但是,有人过度的重视代码而忽略社区的存在,从而犯了很多的错误,走过很多的弯路。这下好了,听听自身社区经理论道——社区胜过代码!

开源软件是开放式创新的最佳注解

深受”秘方“文化洗礼的国人,再加上共产主义的破灭,对于开源软件始终处于莫名其妙的误解之中。有鸵鸟式的‘拿来主义’、有泼皮式的‘流氓形态’、有厚颜无耻的独立IP型、有挂羊头卖狗肉式的伪装型等等不一而足,可谓是千奇百怪,丑态百出。本文试图从创新的角度来看开源软件能够成功的背后因素。如果能够正本清源,让世人认识到开源的本质的话,也算是一件颇欣慰的事。

开源之道与开源之术

道与术,道是禁忌,术易伪装和变化。该如何取舍?开源,从亚文化上升到主流,撑起世界科技发展的鼎力支柱,背后究竟是何道理?是否正如著名人文学者福山所表达的,开源是否将是软件历史的终结,软件开发的最后的方式?